村前的路

浏览数:30 

村前的路

稷山县卫生监督所   李玉堂

“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多年前喊得最响亮的口号,曾被视为当地招商引资,振兴经济,领导干部政绩考核的水准,道路的好坏,直接检验地方干部的实际工作能力和经济建设水平。现在回想这句话的含义,也不是不饱含有一定的意义。

我每次回故乡探亲,都要经过这条村前的路,他是通向上李村唯一的道路,也是上李村近千口人的集体形象,象征着这个村在党的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政策的感召下发生的深刻变化,体现着这个村干部群众走向经济富裕的精神风貌,也凝聚着这个村的人民群众改革创新,奋发有为的集体智慧和能力,村前的路,真实地记录了几十年来这个村曲曲折折、坎坷不平的发展历史和变化。

上李村的前身,原名称为李氐南庄,据说是在明末清初时期,大李村一位李姓老人在村东的土崖上挖了几孔窑洞,全家搬迁到这里。老人先后生了四个儿子,后来发展成新院,老院、前院、后院四大李姓家族,逐渐坐落成一个自然村,解放初期,这个村子只有二、三百口人,村里唯一的路就是一条仅有两米多宽的土路,路两边都是一丈多深的深沟。这条路仅能通过一个传统的木轮马车,每遇过桥时,对面的行人在桥的另一头等候,待车辆过去之后才能行走,这座土桥上面有深深的车轮碾压痕迹,痕迹中间没有被碾压的地方形成一条较为平整的小道。本村的人、车方可大胆地安全行走,外村的人则不同,过往时看到两侧深沟发晕,感到心惊胆颤,十分害怕,胆小的人走过这座土桥上的道路时,小心翼翼地用两手着地爬行前进者屡见不鲜,这条路的好处对村子起着屏障作用,村里的人自豪地说,当年日本倭寇侵略中国时,始终没有进入过上李村,也因为这个村四面是沟,悬崖峭壁,南门紧闭后,无人能进去过。

以后,这条村前的路几经修建,不断加宽,先后从桥的左侧或右侧的深沟里,填土打夯至路面,尽管加宽,但经年累月的风蚀雨剥,也只不过3米多4米宽而已,我小时候在郝壁卫生所上班时(大约是70年以前),经常听说有人骑自行车过桥时掉沟里了,神奇的是一位当年60多岁的老人,掉到沟里后又推着自行车步行走上来了。

土桥大约有20米长,对面是一个小土坡,上了坡就是这个村与郝壁村连畔的平展展的庄稼地了,常年累月地走过几代人以后,这个村于1970年后搬迁到坡上边的这片庄稼地,设计规划村庄,新建了一排又一排的新房,直到1973年,全村搬迁完毕,在村南边又开辟了一条村前的路,新开的尽管是土路,但是相较过去的路,平整笔直不说,起码不怕再掉到沟里去了。

告别了狭窄的土桥之后,新的上李村通水、通电、通路,谢绝了古老、质朴、传统的生活方式,丢弃了过去的一些诸如扇车、小平车等传统的生活用具,开始了崭新的生活模式,村前的路,受益于县政府、乡政府的政策、经济支持,变成了整齐、美丽、宽敞、平坦的柏油路,还在路两旁栽植了大量秀丽,挺拔的风景树,村民们陆续盖起来新房,楼房和高大、美丽的门楼,鳞次栉比,整齐大方、优美壮丽,并相继购买摩托车、电动车、三轮车、汽车等交通工具,全村拥有各种车辆高达三百辆以上,仅汽车,小轿车就有两百多辆。村民思想认识、文化认识、教育意识发生了深刻变化。在当时只有600口人的小村,每年参加国家高考,中考录取的学子们多达十几名,村集体还办起了学校,卫生所,生活中需要的超市等公益设施,先后修建了舞台,村委会,文化广场,环村公路,村前花园等,村里郁郁葱葱,绿树成荫,伴随着集体经济体制的改革,修建起了蔬菜大棚,果品冷库,雄伟壮丽的村门楼等等。上李村,这个在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小小自然村,被评选为运城市首批社会主义新农村,成为全市力推的新农村典范。

勤劳质朴的上李村村民,在改革开放,富民政策的感召下,走出国门,奔向国外的一些大小城市,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浙江、西安、郑州、新疆、太原等地留下了自己的足迹,漂泊四海,浪迹天涯的履历,不断提高着他们的个人修养,道德伦理和文化层次,上李村,也可能就在汲取这些先进文化的基础上,发生着意识形态的变化。

村前的路,现在足足有三个车道,已经八米宽了,又要大兴工程、进行扩建,据说扩建后可达到十二米宽,变成一条宽敞、笔直、舒适、优美的柏油大道,通向新建的运稷一级路。

村前的路,记录着上李村的光荣历史,也记载着上李村人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改革创新、奋发有为的足迹。